脱兔电竞,脱兔电竞官网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友频道> 母校回忆 > 内容

忆我的母校

文章来源:脱兔电竞官网 作者:脱兔电竞官网yujunzh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23日 点击数: 次 [添加收藏]

忆我的母校

45届校友  陈一平(女)

校友简历:

陈一平,女,盐城县伍佑镇人。

1943——1945在盐东县盐东中学读书,入党;

1945到盐东县青干班学习后,在县委工作队工作;

1946年到新安旅行团,任分队长;

1947秋到苏北军区文工团任分队长;

19491952任步兵102(军)政治部宣传科干事;

1952.4.华东军区后勤部任宣传干事;

1955.1.转业到上海邮电局党委会、江苏邮电管理局任机关工会主席;

1973到省妇联工作,19794月任省妇联办公室副主任;

1985.12.离休。

 

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位老师,我的母亲——盐东中学,则是我接受革命教育的第一位老师。

1944年夏天,我在姑母陈子清的教育和支持下,毅然决然地从敌伪占领的伍佑镇街上,来到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的盐东县腰沃区的袁家灶,进入盐东中学读书。盐东中学是一所普通中学,可是在战争年代里,它是一座培养革命干部的大熔炉。

一、民主自由的气氛浓

我一跨进这所学校就惊呆了:学校只有两排教室,大约十多间吧,没有门,没有窗,座落在一片草滩和乌黑发亮的盐场地中间,哪儿像个学校?但当走进教室,就不同了。首先看到是墙上的“墙报”。墙报是同学们自己用32开白纸写的,内容很丰富,有学习心得,有表扬与批评,有国家大事和谈自己的思想认识的。我看了之后,很高兴,多新鲜呀!我想我以后自己有机会写了,也贴在这儿,让大家看看多好呀!这是一件新鲜事。

其次,我感到这儿有言论自由。我们参加了全校的民主大会,是学校伙食委员会召开的,向全体同学公布伙食账目,听取同学们的意见。会上大家发言很热烈,有表扬,有批评,有建议(事务长就是董宏勋同学兼任的),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经历的畅所欲言的民主大会,它留给我很深的印象。这是第二件新鲜事。

我们学校不仅有校长,生活指导主任,还有政治指导员——生活指导员。我们的指导员名叫游颖。她是一位女同志,是上海人。她每天总是这样的和蔼可亲,说是老师,还不如说是我们的大姐姐更恰切哩!她十分关心我们的思想、学习和生活,常问我想不想家,我总是回答她“我不想家”。她说:“这就很好,一个革命者应该四海为家嘛!”我说:“这儿是解放区,比起敌伪占领的伍佑来说,这里的空气特别新鲜,充满着民主自由。”

1946年,游颖同志到淮安五地委党校学习。我当时已参加新安旅行团,在苏北分团工作。我听说以后,特地去党校看望她。她见到我很高兴,关心地问我:“小鬼,你入党了没有?”我说:“我已于1945年入党了。”她听后高兴地笑了,并说:“在校时,我曾经对你讲过,那时你还小,还不懂。”这时,我才深深地意识到,游颖同志不仅是生活指导员,更是政治指导员,她是共产党员,她那样关心爱护我们同学,她是代表党组织关心着我们青年一代的成长呀!

二、艰苦朴素的作风好

女生宿舍是在离学校大半里、隔几个大盐场子的老百姓家里,各年级的女生们统统住在一起。四九寒天,一早起来用一根木棍子到河里敲开冰冻,取水洗脸、漱口。学校为了照顾女同学,每天晚上发几斤草给女同学烧水洗脚,由值日生负责领草烧水。

学校经常发起拾草比赛。同学们课余时间去拾草,不几天拾起了几个大草堆。我们小组还受到老师的表扬哩!

吃饭是按小组集体吃。没有食堂,当然没有桌子。大家蹲在学校操场上,围成一个圆圈,同学们戏称为“圆桌”。菜盆子放在中间地上。一个小组一盆南瓜汤,每个人只能吃到二三块南瓜。盆里的汤稀了,大家再用它泡饭。这样简单的饭食,大家还吃得饱饱的,吃得很高兴。

有时同学们还利用周末和星期日,到学校周围的小沟里去抓鱼。男生们卷起裤腿,赤着脚下河。用泥块把一条小河分成几段,筑起小土坝。在坝埂边插一个柴箔子。然后,在木桶上扣上两根绳子,一人站一边,一人拉住一个绳头,两人一齐用力戽水。水戽干了,鱼就团在箔子边了。大约两个小时,就可以见成效了。大家下水捉鱼,抓蟹。那个高兴劲可甭提了,真是“吃鱼没有取鱼乐呀!”同学们自己劳动,改善伙食,虽然没有什么好的配料,但是吃起来味道还是很鲜美的。

逢到下雨天,就更有趣了。大家都脱去布鞋,光着脚板走路,没有一个人穿胶鞋的。因为谁也买不起胶鞋。那个黑溜溜的盐场子好似溜冰场一样平整光滑,下过雨后就更加滑了。同学们在这光场子上行走,一不小心就会跌跤。一天下来,不知多少人跌了多少跤!?经过这些艰苦的锻炼,也为我们后来做群众工作时,不怕苦、不怕累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三、革命形势的教育深

学校的教学条件是艰苦的。教师没有讲台,学生没有课桌,学生每人一块木块,一张小凳,随身携带。课程有语文、数学、地理、历史等。学校特别注意教学与形势相结合。记得一次讨论国共两党谁强谁弱。同学们分成两大组,一组认为国民党强,他有几百万大军,还占领了许多大城市,还有美国干爸爸的援助……另一组认为共产党强,有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他们的战争是正义的,国民党发动的战争是非正义的,共产党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通过大辩论,同学们提高了对形势的认识,鼓足了必胜的信心。这种教学方法,是老师教育学生,也是学生互教互学,真是别开生面,颇有意义。

就是在这个时候,也就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夕,党和政府号召一部分同学参加革命。我们班级的韩凤庆同学首先报名参加革命,我在他的影响下,也报名参加革命。后来,韩凤庆因为学校工作需要,留下来了,我就和董国平(即谷平)二人一起走进革命行列。因革命工作的需要,40多年来,各自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很少有机会见面。

1945年以后,我的家乡伍佑镇解放了。盐东中学也从盘湾小街东北的袁家灶原址,迁到伍佑办学。一次我忽然收到妹妹陈华的来信,说她也进盐东中学读书了,我真高兴极了。后来。她于1950年抗美援朝时参军了。

60多年过去了,我多么想再回到我的母校旧址去看一看,多么想拜访培养我们的老师,多么想和当年同窗的学友谈谈昔日学习生活的情谊,这既是我人生中难忘的乐趣,也是母校70校庆时我梦寐以求梦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