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定领导时期的射阳中学

发表: | 作者:脱兔电竞官网倪洪 徐雨华 祁莹 | 来源:校庆办公室 | 点击:

赵定领导时期的射阳中学

倪洪  徐雨华  祁莹

 

1943年春创办的盐东中学,是苏北解放区里办得最具特色、颇有影响的一所抗大式学校。她诞生于抗日战争的烽火年代,成长于解放战争时期,同国内外的敌人打了五年多的“游击”,使广大师生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得到了极大的锻炼。

赵定同志在19457月到19483月,担任盐东中学主持工作的副校长近3年(校长由县长兼任)。他在2000年写的革命斗争回忆录中,以《难忘的三年》为题,把这一期间称为:“这是我在一所革命根据地内的抗大式的学校中工作和战斗的3年;这是我敌后革命根据地内的广大军民与日寇、伪军及美蒋反动派进行着最艰苦卓绝斗争的3年;这是我党领导着全国人民从胜利走向胜利,即从抗日战争胜利前夕到解放战争胜利前夕的3年;这是我们中华民族最重大的历史时刻的3年,也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3年!”

带领师生支援前线

一、参加支援解放伍佑、盐城。

盐城是19401月新四军重建军部之地,曾是华中抗日的指挥中心,19417月,被日伪军占领。

1945815日本投降后,盐阜地区大部分敌占区被我军相继收复,唯伪四军被国民党秘密编制为第二路军第一军的赵云祥部队,拒不向我投降,并令40151团从大冈退守伍佑,加强城外防线,加固城防工事,囤积粮草,妄图固守盐城,与我军决战。

我华中军区遵照毛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命令,决定发起盐城战役。为支援前线,收复盐城、伍佑,赵定校长根据盐东县委的指示,在学校召开了动员大会,传达了我军将发起盐城战役这一激动人心的消息,号召全校师生要紧急行动起来,支援前线部队,投入战斗。当时,学校除了部分人员留守外,绝大部分师生在赵定校长的带领下,于1021日晚出发,途经新洋港、花川、二条港等地,向伍佑方向前进,在抵达前沿阵地后,由盐东县民运部长陈琪堂同志统一组织安排,学校师生就参加到作战部队和民工队伍中去,同他们吃住在一起,战斗在一起,既是文艺小分队,又是运输队、担架队,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敌人的飞机不时地从头上掠过,有时炮弹竟掉在师生们的身旁,可他们仍旧坚定沉着,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伍佑敌人于1013日被我军重重包围。1031日夜,我军对伍佑守敌发起总攻。结果我军大胜利。在攻打伍佑时,我军“敢死队”也牺牲了一些英勇的战士,十几岁的男女同学们,从未见过这么多的烈士遗体,这些烈士士遗体被安放在棺材里,排成一条线,安葬在蔡家尖的义里,有不少学生哭了起来。赵定校长特地在墓前举行了个追悼会,他说:“战争是残酷的,要革命就会有牺牲,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我们要不怕牺牲,‘革命流血不流泪’,大家要化悲痛为力量,为革命先烈报仇,为解放盐城贡献力量。”盐城、伍佑解放后,赵定校长请示县委,将盐东中学由袁家灶迁到伍佑镇。

二、参加支援两淮保卫战及盐城南战斗。

“两淮保卫战”是1946910日至1030日,发生在苏北淮阴、淮安及涟水地区的战役。1946年秋冬,国民党调集重兵,沿运河、通榆两线向苏北解放军猛攻,我西线部队在涟水城部署了保卫战,并全面动员支前。当时,赵定校长组织了盐东中学数十人的宣传队,在生活指导部主任童以刚、指导员朱志豫(女)的带领下,师生全部军事化,朝着西北方向前进,三天走了200多里,到达益林东北的小杨庄。随后就开始多次为部队、担架队和民兵等演出,揭露蒋介石发动内战的罪行,宣传我自卫战争的正义性质,宣传“七战七捷”的辉煌战果,宣传保田、保家乡、保卫解放区的胜利果实,支援部队打胜仗。

一天上午,师生们正在土台上演出,台下有几千人聚精会神地看戏。上级突然通知停演,要求随部队回师盐城,在盐城伍佑一带布下战场,阻击东线敌人北侵。师生们日夜兼程,两天一夜就走了200多里,到达了盐城东的南洋岸。这时,部队将师生们分工定位,有10名学生由童以刚、宋志豫带队到皮旅三支队政治部工作,进入伍佑前线,与84团换防。那时,伍佑主街已被敌重机枪封锁,部队就在街道两边的房子里破墙前进,大部分师生员工直接跟随民工到前线抢救伤员,将他们向包扎所转运。在夜间通过封锁线时,部队专门派两个人为师生们带队,不时发出卧倒、前进的口令,指挥行动。

我军打了个胜仗。师生目睹了敌人尸横遍野,汽车、马匹、钢盔,各种武器丢弃在路旁,田野里、沟渠中,漫延了十里,到处皆是。在撤回时,部队给师生每人发一把刺刀,途中还捉到国民党的一个俘虏,说是团长的警卫员,缴了一支驳壳枪。回到伍佑后,部队就决定让师生们返回学校。当时学校正在部署支前和转移工作,而对这批刚从前线回来的人,赵定校长就决定先放假回家看看,限期到校集中。

三、参加支援盐城保卫战及部队战略转移北上。

19461127,盐城保卫战正式开始,整个盐东县处于战争气氛笼罩中,天上飞机呼啸,地上炮声隆隆。赵定校长带领师生全体出动,为部队做后勤工作。他们白天在敌机扫射轰炸下,坚持行动,晚上摸黑行军,路上经常碰到敌人丢下的横七竖八的尸体,在这种情况下,从十四五岁到十七八岁的学生们,也无一个开小差逃跑,有个别因执行任务而走散了的,也千方百计找到学校归队。全校师生员工之间,形成了坚强团结的集体。大家都积极为部队护理伤员,喂药喂水,组织粮草等。

194612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县委书记魏心一找学校负责人谈话,传达上级指示,要立即组织三四十人为皮定钧旅做后勤,随军行动。于是,学校将全体师生一分为二,即绝大部分人员由赵定校长率领,仍随新四军一师后方医院行动;另小部分的人员,由生活指导部主任童以刚和政治指导员朱志豫(女)率领随皮旅行动。当夜,召开全校大会,号召愿意随童主任到皮旅的人员自动报名,在明知这种任务较为艰难危险的情况下,同学们仍纷纷报名,主动争取要去。学校从中选出了身体条件较好的30余名男女学生随童、朱去皮旅。当夜,他们出发,随皮旅及华东野战军转战到山东。这些学生中有李文潮、高述愚、李刚、蔡夫庆、王枫林、李亚中、陈汉川、陈德山、张友如、张亚兰(女)、徐步、吴杰仁等20多人。他们一路行军数十天,参加了大小战斗好几次,才抵达鲁南。在行军途中,为了战略转移,有时一昼夜要跑200里,吃不上饭,喝不上水。有的同志脚上跑破了皮,一走一跛,还要背着背包坚持行走。有时刚驻下来,顾不上休息,就要宣传发动群众。有时一顿饭还未吃完,又通知转移。有时驻下来了,还未睡着,又通知打背包行军。在这批师生中,后来,李文潮和蔡夫庆调华东军大学习报务员,高述愚调华东军大三大队学军事,王枫林、张亚兰(女)调供给部工作,其他同志也陆续分配到有关部门工作。(其中除少数同学被调到新安旅行团,又有少数同学中途经组织同意回盐东县外,大部分未回学校,都到部队工作了。)

赵定校长和学校的大部分师生员工,还有几个学生的家属,在一段时间内,曾固定地跟随新四军第一师后方医院行动。随着战事的北移,也北行到射阳河北,当时属阜东县的八滩、八灶。他们生活很艰苦,白天抬伤员、照顾伤员,晚上站岗放哨。有时他们一夜数次转移,南北往返;有时在敌机轰炸下经船桥渡新洋河,坐渡船过射阳河;有时在敌人火力可及的前线抢救伤员;有时在一师后方医院为伤员喂饭、喂水、换药、换绷带。学校的许多女学生在女政治指导员的带领下,打破河中的冰冻,为伤员洗涤带脓血的绷带,无论血腥味、脓臭味如何难闻,她们都毫无怨言,反而产生了对英雄的崇敬之情,也为自己所做的事而感到光荣。学校师生在行动中也完全军事化生活,夜间组织师生轮流站岗放哨,以防不测。

师生们到了八灶以后,赵定校长考虑学校主要任务是办学,应回盐东原地坚持斗争、坚持办学。于是经党支部大会同意,派人与一师后方医院领导商量,医院同意了学校的意见。

在与部队商妥后,学校当晚立即整队南归,于第二天上午渡射阳河。渡河时,敌机飞临师生队伍的上空,狂扫机枪丢炸弹,师生暂作隐蔽。敌机一去,师生再渡,敌机又来,师生再隐蔽,这样过了好几个小时,才全部到了南岸。当晚,师生们到达了合德镇,这天正是19461231日,阳历的年除夕。师生因走得很累,当晚就借住在合德的老百姓家。

1947年元旦,这一大批学校支前的全体师生,途经中兴桥,赶到了肖家邗子以东的董家老舍。

盐东中学在那战争烽火连天涯的惊涛骇浪中,不但拖不垮,师生走不散,经受了严峻的考验,而且更重要的是得到了不断地壮大,从成立之初的师生只有100多人,发展到300多人,特别是党员从开始只有2人,发展到100多人,占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还多。由此可见,学校党的建设和党的核心领导,乃是其生存和发展的根本所在。

四、参加支援解放北洋岸、伍佑、盐城。

19478月,在解放盐东县南洋岸战斗时,学校立即成立了支前工作队,由赵定校长担任队长,参加的有王立树、李文豪、王景友、周信传等20多人。参战的师生每人备一条被子,一只米袋、一套衣服、一只搪瓷缸、一双竹筷子、一双草鞋,头戴军帽,腿裹绑腿,全副武装。任务是配合盐东独立团和主力部队攻打南洋岸。为了不暴露目标,躲开敌机骚扰,他们连夜行军。渡过新洋港,赶到离南洋岸只有十多里的一个村庄待命,很快就接到前方通知,要工作队火速赶到南洋镇。刚刚经过一夜的行军,大家虽很疲劳,但一接到通知,师生们又精神振作,整装跑步前进。师生们一到南洋镇,就立即投入紧张的工作,有的护理伤员,有的清扫战场,还有的涂掉敌人写的反动标语口号,又重新刷写新的标语,宣传群众,安定人心。当天晚上,又和地方联合召开了庆祝胜利晚会,会上李汉飞老师指挥大家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等歌曲,歌声在刚解放的南洋岸夜空激荡。

随后,学校一方面组织了以南洋分校师生为主的支前工作队,参加解放伍佑的战斗;另一方面组织了人员比较多的支前工作队,参加了我军在盐阜区的重要一仗,解放盐城的战斗。任务是参加部队转运粮食工作,往返押船,两头过磅。

坚持在战火中教学

战争时期的盐东中学,采取文化知识与革命理论、社会实践、战争锻炼相结合的教育方法,为革命培养和造就急需的人才。

由于城里敌人经常下乡扫荡,教学与生活一直处于流动的状态,学校坚持在战火中教学,即使在战事频繁,炮声隆隆之际,仍坚持上课不中断。原来,学校的教学条件就差,教室是用土基两头垫起来,中间放一块木板当讲台,用石灰在墙上抹上厚厚的一块长方形平面,再用锅烟灰涂上当黑板,锅烟灰被粉笔模糊了,就再涂一层锅烟灰。课桌是借群众家的桌子。后来,为对付敌人扫荡,就改为每个学生发一块长约30公分,宽约20公分的木板,一只小板凳。上课时,两膝平摆,放着小方板,就是课桌。如要行军,背包一打,课板、小方凳放在背包后,再背上书包就走了。有时,就在离火线不远的地方,找个野外空地,抓紧时间上课,人坐在背包上,一遇有敌情,就地起立转移。

19485月,国民党黄伯韬兵团的部队到盐阜区大扫荡,将学校萧家邗子的校舍全部烧光。敌人走后,学校边借用四周民房上课,边组织师生割柴草,打柴笆,砌土墙,又把校舍很快建了起来。

组织师生服务地方

赵定校长把组织师生服务地方工作,视为学校在战争年代的又一项重大任务,作为锻炼学生的又一个广阔战场。

一、组织了全县土改工作试点

19465月,中共盐东县委决定:在全县尚未全面开展土地改革工作之前,由盐东中学组织工作队,到伍佑以南、卞仓以东的袁坎乡的一个村去进行土地改革试点工作。这是当年由盐东中学成立的全县的第一个土地改革工作队。

赵定校长把这个任务当作一件大事。他认真挑选以高年级为主的学生30多人,组成了土改工作队,由他担任队长, 队员有徐雨华、祁莹、尤忠林、尤保璐、尤忠德、蒋宗陶、韦幼江、尹风熙、周步文、魏正曙等,又从其他队抽调韩凤庆、陈庭学(即陈天学)、陈进、余宗泽等。伍佑区派区委组织委员葛汉章同志()作为区委的代表参加,《盐阜大众》报社还派来一位记者,随队活动。

土地改革工作试点在袁坎乡(便仓东)的一个村。队员们进村以后,任务是宣传发动,讲土改意义和政策,了解本村情况(包括土地占有情况),对贫雇农访贫问苦,进行阶级分析,忆苦思甜,开斗争会,丈量土地,抽肥补疲,进行分田,没收地主土地,抽富农部分土地等。同时,还开展了发展党员、调整干部、选举新村长的工作。

在赵定校长的带领下,队员们每天都在烈日或风雨中奔走,晚上除汇报、讨论工作、部署行动外,有时还要自习功课。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较好地完成了土改试点工作任务,摸索了在一个村进行土改的基本做法,取得了初步经验,为全县土地改革工作的全面铺开创造了条件。

二、突击编排《硬汉与孬种》

1946年农历腊月23日,赵定校长向文艺宣传队的编剧、导演李汉飞(本校教师)传达了盐东县委书记魏心一的指示,说县委根据当前的形势,决定从1947年春节起,在肖家邗子召开大约一个星期的县区乡三级干部会。要求学校立即创作排练出一个有助于鼓舞基层干部和广大群众坚持敌后斗争信心的戏剧,定在春节晚上演出。此时离春节只有八天时间。

李汉飞接受任务后,很快写好了全剧初稿。当全剧写完后,赵定校长根据剧本的基本内容定名为《硬汉与孬种》(四幕话剧)。当此剧本送魏心一审查后,便突击排练,终于在春节那天晚上,如期进行了首场演出,而又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

在演出的那天晚上,虽然天寒地冻,广场上只用几个脸盆盛着菜油点灯照明,但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全体与会干部和附近的群众,以及盐东中学师生都聚精会神地看完戏剧演出,不时反映出他们对英雄人物的尊敬与崇拜、对革命队伍中的败类的唾弃和嘲讽、对国民党反动派的仇恨和蔑视之情,在每一幕演完和全剧结束时都报以热烈的掌声。县委领导当场给作者、导演和参加演出的全体人员以亲切的鼓励。

在第二天的三级干部会上,不少同志都联系《硬汉与孬种》剧的内容,谈论对有关坚持敌后斗争的认识和决心,表示在斗争中要当个硬汉子,绝不做孬种。

在新年的第三天,根据县委指示,组成了由李汉飞任团长,宋子荣任指导员的“盐东中学巡回演出剧团”,到全县各重点区、乡和东台、射阳等地演出。从此,《好汉与孬种》这个话剧和盐东中学文艺宣传队在盐阜大地上名声远播。

三、组织师生参加新区建设工作队

19478月,盐城、伍佑、南洋岸解放后,为了及时帮助恢复新解放区的工作,上级决定组织新区工作队。盐东中学成立了工作大队,由赵定校长任大队长,分工在南洋区。各村一个工作组,每组3人,如李文豪、王立树和周行川三个同学组成的一个小组,是分工在北滩村。

工作队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清查匪军豢养的还乡团和地主、反革命分子互相勾结、破坏我党组织和民主政权,以及烧杀抢劫群众的罪行;恢复、整顿我党组织和民主政权;宣传党的政策,开展安民工作。经一个多月的时间,赵定校长带领的盐东中学工作队,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他们的任务。

想方设法勤工俭学

处于战争年代的盐东中学,面临着许多困难。赵定校长对此高度重视,积极策划,勤工俭学。

一、到学滩割草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盐东县政府决定将通榆线上的重镇上冈东南一片近千亩的草滩,划归盐东中学,这既是师生的劳动阵地,又是办学经费和师生生活费用的重要来源。

当年初冬,赵定校长带领大批师生到这一片大草原上割草。一般是上午上课,下午割草;阴天上课,晴天割草;有时草滩当课堂,割一会草,歇一会儿,又接着上课,吃住都在老百姓家里,有时午饭就在草滩里吃,过着野外生活。

在割完草之后,大多数师生回校上课,只留下几个人负责卖草,主要是以草换粮。当时,学校有专门的运粮船,一边卖草一边运粮。这些粮食运到学校,部分用来改善师生生活,部分卖掉或以粮换货,补充学校经费。当时,教职员工的工资,都是以粮代钱,只发大米或杂粮(玉米、小麦),分为四个等级,100斤、150斤、200斤、250斤,而高的人员极少,大多数人是每月只有一、二百斤粮食。

二、搞多种经营

1945年秋,赵定校长决定首先在伍佑张家祠堂,试行开了一爿粮行,只有三、四个职员,主要是搞五谷杂粮买卖,其行情不错,得到了启发。

1947年春,赵定校长就决定在中兴桥开办商店。最初的工作人员为唐瑞云、陈云升、吴永和三人,故定名为“云云和”商店。工作人员最多发展到10人,其中有党员3人。店房有草屋5间,阁楼1间。“云云和”商店经营一直很好,不断地向学校提供经费,有力地促进了学校各方面工作的开展。

1948年初,赵定校长又决定在上冈开一爿油米厂,由陈云升同志负责,职工有李安顺等3人,主要是搞人工榨油,并加工粮食,效益较好。

为备战不得不拆除校舍

1946年秋,国民党军队大举向我苏北解放区进犯,伍佑镇是通榆公路线上的重镇之一,盐东中学不可能再在这里办下去了。赵定校长奉上级指示,为了备战需要,不让敌人得到学校的一草一木,必须坚壁清野,将学校在伍佑的三、四十间校舍,立即全部拆卸,将木料装运下乡。

赵定校长两次共组织了师生七、八十人,从二条港校部出发,因白天有敌机空袭,都是傍晚进伍佑镇。当夜一面拆,一面运到河边编成木排,赶在天亮前离开,由一部分年龄较大、体力较强的同学,日夜兼程运往二条港校部。每次出发前,都由学校领导作动员,并由教师带队,党员、学生会干部带头,大家都表现出不怕苦、不怕累的顽强战斗精神,好多人在拆卸过程中,被木料碰伤,被钉子划破皮肉,谁也不叫一声苦,涌现出不少的好人好事。

两次拆下的木料,先是运到二条港,后又运到肖家邗子,这些木料后来真是派上了大用场,为学校的建房、教具的添置、修理等起了很大作用,节省了不少经费。

当年盐东中学的广大校友,特别是在南京的校友都一致认为:赵定老校长是战争年代盐东中学历史上的一位最重要的领导人。他在盐东中学工作的时间最长,所处的环境最险恶,担负的任务最艰巨,作出的贡献也最大。他在同国内外的敌人打游击中,除了在艰难的条件下坚持办学,为当时地方和部队输送了一批又一批革命急需的人才以外,还在为服务党的中心工作等诸方面,作出了积极的努力,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注:此文根据倪洪的《赵定同志是盐东中学史上最重要的校领导》、《射阳中学前身盐东中学同敌人打了五年多的“游击”》和徐雨华、祁莹《盐东中学成立的全县第一个土改工作队》整理而成。